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今天歷史 → 宦傾天下

彩票河北20选5走势图:宦傾天下

禳月 著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今天 www.mfvrs.com 連載中免費

  宦傾天下是由作者禳月所著的一部超級好看的歷史小說,小說宦傾天下全文講述了主角謝堊是一個出身于盜墓世家的絕世天才,他因為一次空難而喪生進入地府的輪回道,看轉世成了北宋末年皇宮里的一個“準太監”的他會有怎樣的際遇,他在這里會如何做到權傾天下……
  X市某區警局。審訊筆錄室。
  “姓名?”女警官周鈺正在例行公事。
  “呵呵,我說表妹,用得著跟表哥繃著臉這么說話嗎?”周鈺的對面坐著一個留著長發、異常英俊卻絲毫不顯脂粉氣的青年。
  “少跟我嬉皮笑臉的,問你話呢,姓名?!”周鈺呵斥道。
  “喲,這么兇的婆娘,將來還怎么嫁人?”青年繼續無視周鈺的訊問,滿不在乎地打了個響指,邊上立刻湊過來一個跟班,遞上一根雪茄。這是好萊塢的比華利山莊住宅區,哈密爾頓飯店的雪茄屋出售的帕塔加斯150系列的唐雷蒙雪茄,據說每支雪茄竟然賣到50美圓!但是在青年眼里顯然并不算什么。
  “要你管?我再問一遍!姓名?”周鈺的耐性已經到了底線。審訊室里居然讓一些不相干的人進來,而且還沒人過問,周鈺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搭檔阿昆。阿昆訕訕地笑著,很客氣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把青年的兩個跟班先帶到外面。
  “謝堊?!鼻嗄曷跛估淼鼗卮?,眼皮都不抬一下,專心地伺弄起自己的雪茄。謝堊從懷里掏出一個精致的雪茄剪,熟練地剪開雪茄頭,不多不少正好三分之二;又從兜里抖出一個絕版的1932年原型ZIPPO打火機,把雪茄拿成45度角,仔細小心地在火苗上轉著圈烘烤。慢慢地,邊吸邊點燃著雪茄,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謝堊貪婪地呼吸著,笑嘻嘻地看了周鈺一眼。周鈺早就寫下了謝堊的名字,見謝堊切弄雪茄的專注樣子,嘴角微微泛著邪邪的笑容,不禁一呆,竟沒忍心打斷謝堊。謝堊吐出一個濃濃的煙圈飛向周鈺,周鈺才回過神來,暗啐自己怎么就這么容易走神。此時看到謝堊臉上的笑容更加曖昧,周鈺氣就不打一處來,指著謝堊的鼻子就問,“今天又是什么事

156萬字更新:2018/12/21

在線閱讀

  宦傾天下是由作者禳月所著的一部超級好看的歷史小說,小說宦傾天下全文講述了主角謝堊是一個出身于盜墓世家的絕世天才,他因為一次空難而喪生進入地府的輪回道,看轉世成了北宋末年皇宮里的一個“準太監”的他會有怎樣的際遇,他在這里會如何做到權傾天下……

免費閱讀

  X市某區警局。審訊筆錄室。

  “姓名?”女警官周鈺正在例行公事。

  “呵呵,我說表妹,用得著跟表哥繃著臉這么說話嗎?”周鈺的對面坐著一個留著長發、異常英俊卻絲毫不顯脂粉氣的青年。

  “少跟我嬉皮笑臉的,問你話呢,姓名?!”周鈺呵斥道。

  “喲,這么兇的婆娘,將來還怎么嫁人?”青年繼續無視周鈺的訊問,滿不在乎地打了個響指,邊上立刻湊過來一個跟班,遞上一根雪茄。這是好萊塢的比華利山莊住宅區,哈密爾頓飯店的雪茄屋出售的帕塔加斯150系列的唐雷蒙雪茄,據說每支雪茄竟然賣到50美圓!但是在青年眼里顯然并不算什么。

  “要你管?我再問一遍!姓名?”周鈺的耐性已經到了底線。審訊室里居然讓一些不相干的人進來,而且還沒人過問,周鈺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搭檔阿昆。阿昆訕訕地笑著,很客氣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把青年的兩個跟班先帶到外面。

  “謝堊?!鼻嗄曷跛估淼鼗卮?,眼皮都不抬一下,專心地伺弄起自己的雪茄。謝堊從懷里掏出一個精致的雪茄剪,熟練地剪開雪茄頭,不多不少正好三分之二;又從兜里抖出一個絕版的1932年原型ZIPPO打火機,把雪茄拿成45度角,仔細小心地在火苗上轉著圈烘烤。慢慢地,邊吸邊點燃著雪茄,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謝堊貪婪地呼吸著,笑嘻嘻地看了周鈺一眼。周鈺早就寫下了謝堊的名字,見謝堊切弄雪茄的專注樣子,嘴角微微泛著邪邪的笑容,不禁一呆,竟沒忍心打斷謝堊。謝堊吐出一個濃濃的煙圈飛向周鈺,周鈺才回過神來,暗啐自己怎么就這么容易走神。此時看到謝堊臉上的笑容更加曖昧,周鈺氣就不打一處來,指著謝堊的鼻子就問,“今天又是什么事情進來了?”

  瞧這情形,謝堊還真是這里的???,幾乎天天來報到。周鈺本來懶得搭理他,可是今天謝堊偏偏指名要見周鈺,周鈺無奈才給他做筆錄。謝堊極其瀟灑地聳了聳肩,“沒什么,我的車出了點小毛病,拖到修理廠去修,估計得要個三、五天才能修好……”

  “要修三五天才行?這還算小毛病?是不是撞了人?”周鈺關切地問道,說實在還真怕鬧出什么大事來。

  “沒有!小毛的技術那么好,哪能撞人啊?”謝堊微微撇了撇嘴。

  “他是他,你是你,他開車我當然信得過,至于你……實在勉強了點……”周鈺本來正在負責另外一件案子,臨時被謝堊一攪和,又不知道謝堊到底犯了什么事進來的,急忙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謝堊又深深地吸了一口,這次是吐了兩個煙圈,“我說了這幾天沒車用了,所以想麻煩你們警車帶我回家而已。剛才這么巧,遇到阿昆空車路過,沒好意思直接叫他送我,我就攔住了他的車,打了他肩膀一下,他就‘請’我來了啊……不過,這倒也算是我專程、特地來看你……”

  周鈺氣急,出去喊阿昆,阿昆早就沒影子了。周鈺便把氣都撒到謝堊身上,兇巴巴地說道:“你還真把這里當自己家了啊?這么想進來的話,我就讓人把你的鋪蓋都卷了搬進來住吧!”

  謝堊哈哈大笑,輕輕地熄滅了手中的雪茄,走近周鈺,“表妹生氣的樣子真是迷死人了!”

  周鈺沒來由地臉一紅,竟不知道說什么好,謝堊卻繼續說著,“家里老太太晚上想叫你一起吃飯,特意讓我來接你,不料車子卻被撞壞了……”

  “還說沒撞人?”周鈺的臉色頓時嚴厲起來。

  謝堊大呼冤枉,自己的車為了躲避一輛從路口突然竄出的卡車而撞上了隔離帶,兀自驚魂不定,把大致的經過說了一遍,然后擺出一副苦瓜臉,“表妹,看來這幾天只能用你的車了。這樣吧,算我辛苦點,每天早晚接送你上下班怎么樣?”

  周鈺雖然和謝堊表兄妹相稱,事實上并不是血緣的親戚,周鈺的爺爺曾經救過謝老爺子的命,兩家便成了世交。后來周家搬去了南京,兩家仍然來往密切,周鈺在警校畢業以后卻回到了X市工作。謝堊對周鈺這個美麗潑辣的警官“表妹”打起了主意,周鈺冰雪聰明,只是對這個表哥可實在不敢恭維。在周鈺看來,凡是好事鐵定與謝堊絕緣,相反壞事絕對少不了謝堊的份兒。因為周鈺第一天上班,就有幸撞見了謝堊,當時的罪名是酒后唆使他人斗毆,因為證據不足而不了了之。后來謝堊變本加厲,差不多每天都上警局報到,無非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糾紛,大事倒從來不犯,周鈺氣憤,恨鐵不成鋼。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