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今天靈異 → 冥魂引

河北20选5复式表:冥魂引

任九 著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今天 www.mfvrs.com 連載中免費

  冥魂引是一本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懸疑靈異小說,此書的主人公是江左任雪,網絡作家任九是該小說的作者。江左是一名法醫,事情的起因是一個多月前,他突然接到老家的電話,他的爺爺病危了。說實話,他是不太愿意回老家的,因為在他老家江上村,有一個怪異的習俗。這個習俗,便是穿壽衣。
  “爺……您指的是……那件衣服?”我試探的問道。
  對于村里這穿壽衣的習俗,我是很抵觸的。這抵觸很明顯的表現在了我的臉上。
  “還能是哪件?”聽到我的問話,爺爺說道,“左兒,我明白你心里有疙瘩。但這是咱江家必須要做的?!?br />   一邊畫,爺爺一邊嘆氣,“本想再等些日子再告訴你,但現在,爺爺已經沒時間了?!?br />   說完,爺爺點上最后一筆,咬破舌尖向我的胸前噴出了一口血唾沫。
  “啊!”仿佛被開水燙過一般,我一下子跳了起來,“爺!這是咋回事!?”

126.7萬字更新:2019/05/31

在線閱讀

  冥魂引是一本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懸疑靈異小說,此書的主人公是江左任雪,網絡作家任九是該小說的作者。江左是一名法醫,事情的起因是一個多月前,他突然接到老家的電話,他的爺爺病危了。說實話,他是不太愿意回老家的,因為在他老家江上村,有一個怪異的習俗。這個習俗,便是穿壽衣。

免費閱讀

  “爺……您指的是……那件衣服?”我試探的問道。

  對于村里這穿壽衣的習俗,我是很抵觸的。這抵觸很明顯的表現在了我的臉上。

  “還能是哪件?”聽到我的問話,爺爺說道,“左兒,我明白你心里有疙瘩。但這是咱江家必須要做的?!?/p>

  一邊畫,爺爺一邊嘆氣,“本想再等些日子再告訴你,但現在,爺爺已經沒時間了?!?/p>

  說完,爺爺點上最后一筆,咬破舌尖向我的胸前噴出了一口血唾沫。

  “啊!”仿佛被開水燙過一般,我一下子跳了起來,“爺!這是咋回事!?”

  “左兒……”噴出了那口血唾沫,爺爺似乎已經油盡燈枯。他斜斜的倒在炕上,氣若游絲的說道,“你記住,往后的七天一定要穿那件衣服。晚上,拿著燈籠……從村子西南……到東北……這叫鬼門線……而最后一天……”

  說道這里,爺爺把那支毛筆塞到我的手里,然后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指著一個方向對我說道,“最后一天夜里,一定要睡在那里面!”

  順著爺爺手指的方向一看,我嚇呆了,那竟然是一口描著金字的棺材!

  我從不記得家里有這物件,而在見到它的第一眼,我下意識的便以為這是爺爺給自己準備的。

  然而,當我想向爺爺詢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時,回過頭一看,爺爺已經走了。

  “爺!”我哭了,放聲大哭。唯一的親人,陪伴我前半生近三十年的親人,走了。人在時,總覺得時間還多,人走時,才發現已無時日。

  我總想將爺爺接到省城,但老人倔得很,一直也不愿意動窩,說是要等我爸回來。現在,老人走了,而我那名叫江軍的父親卻沒有守在身邊。子欲養而親不待,哀莫大于此。

  我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了。依稀記得那時他與爺爺在爭吵著什么,大概意思似乎是說他不愿再走爺爺的老路。

  那次父親與爺爺爭吵過后,我便再沒見過他。而我的母親,據說在生我的時候便難產走了。所以,我的童年和青年期,唯一的親人就只有爺爺。

  我曾問過爺爺夜里為什么不用手電,又為什么要穿壽衣。

  每當這時,爺爺總是笑著說,等時候到了再告訴我。

  我也曾問過爺爺,我爸去哪了。

  而這個時候,爺爺總是一聲嘆息,然后還是那句話,等時候到了再告訴我。

  現在,我知道時候已經到了,但老人已經沒有機會告訴我了。

  收斂了爺爺的遺體,我在院子里發現了另一口棺材,我明白,這才是爺爺給自己準備的。而那口描金紅木棺,卻是睡我這個活人的。

  在村里人的幫助下,我們很快搭好了靈棚,扯好了白幡。

  這時江百林走過來對我說道:“阿左啊,聽你爺爺的話,晚上,我們等你?!?/p>

  聽到百林叔的這句話,我沒來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望著江百林和其他鄰居從靈棚里走了出去,我忽然發現了一個以前一直沒注意的細節。他們走路的姿勢……難倒膝蓋不會打彎嗎?

  搖搖頭不再去想江百林等人的怪異,我給爺爺上了三炷香,并磕了三個響頭。點上支香煙,我嘆了口氣向著爺爺說道,“雖然左兒不知道您為啥這樣。但您放心,左兒會照辦的?!?/p>

  找出爺爺的壽衣,我脫下衣衫準備換上。當我露出胸膛時,我卻發現爺爺描在我胸前的圖不見了。

  這時,我做了一件當時不知道,現在回想起來卻是作死的事,便是拿起手機玩了個自拍。

  放大了幾倍我也沒從胸前看出任何有被紅筆描過的痕跡。當時我沒有注意到的是,自拍的那張照片,在背景的角落里有一團淡淡的黑影。

  當然,作為醫大畢業的博士生,那時候我是愣頭青一樣不信邪的。爺爺的壽衣,描金的棺材,胸前失而不見的畫,這些東西湊在一起,在我看來雖然不可思議,但充其量也只是迷信。

  還好,從小跟爺爺長大,現在又做了法醫,比起一般人來說,我膽子可以說是大得很了。麻利兒換上壽衣,我感到自己像個死人了。

  如今正是初夏,天氣還遠遠不到穿棉襖的時候。但這棉襖棉褲穿在身上,說也奇怪,竟然一點也不熱,反而有一種冰冷的感覺。

  “嘶……”我打了個哆嗦。就在此時,我感到胸前忽然一熱,一股暖流瞬間游走四肢百骸,讓我說不出的順暢。

  我想,爺爺的胸前應該也有這么張看不見的圖,就是這副圖使我們不會被這詭異的壽衣所凍傷。

  折騰了一下午,現在太陽已經快落山了?;叵肫鷚幕?,我來到了村子西南口,準備向東北走去。

  我記得爺爺曾提起過,這個方向叫做:鬼門線!

  當最后一縷陽光被黑暗吞噬時,我邁開步子走向東北。然而,僅僅三步過后,我便傻逼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多個背對著我,與我相向而行的身影!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